潘玉良油畫作品《瓶花》【晚年精品】

核心提示:潘玉良是我國著名的女畫家、雕塑家。先后就讀于上海美專、中法大學、巴黎國立藝術學院、意大利羅馬國立美術學院,曾任上海美專、新華藝專、南京中央大學藝術系教授。潘玉良是我國旅法最早最著名的女畫家,曾兩次遠渡重洋,在巴黎從事藝術活動達50多個春秋。她一生之中也留下了許許多多,可歌可泣的傳奇故事。下面為本站藏品,潘玉良1975年作品《瓶花》。78 × 110cm。款識:玉良,振華同志雅正。手機簡單拍照,圖片未經任何藝術處理。

本站藏品

▲ 潘玉良《瓶花》油畫 78 × 110cm

▲ 潘玉良《瓶花》油畫局部-1

▲ 潘玉良《瓶花》油畫局部-2

本藏品高清大圖下載:點擊下載

作品點評:本件作品她充分發揮油畫背景烘染和后印象派的點彩手法,同時又吸收了中國民間藝術的質樸、渾厚、沉靜的氣韻,融成了一幅令人稱道的晚年珍品。其作品中反復出現的菊花,月季,丁香,撲克,書,中國瓷花瓶等,都表達了潘玉良對昔日生活的回憶與懷念。對生活細節的回味和隨之變化著得心情,表達出潘玉良對其人生況味的思考。晚年作品中,在無意間總會透漏出淡淡的曲婉哀傷。

他將國畫的線描應用在作品中,將國畫的意境美和民族傳統文化(作品中的瓷器花瓶等)融合于創作中。她的靜物畫風格吸取了印象派的外光技法,后期接受野獸派,抽象派風格,加上對本民族傳統技法的感悟,著色艷麗,用筆夸張,沒有女畫家的溫婉,反而有超越普通畫家的氣勢。在紛繁的西畫色彩中又融入了國畫的線條勾勒,蘊藏著中國藝術的意境、韻律、詩情。此《瓶花》作品構圖膽大而夸張,畫面奔放而深沉,色彩絢爛而寧靜,微風襲來,窗紗晃動有著強烈的律動感,給人以美的享受。

有家歸不得,借《瓶花》發泄思鄉情緒。第二次留法的40多年間,潘玉良一直在爭取回到祖國,但由于戰爭、文化大革命等原因一直沒有成行,但并不妨礙她對祖國的熱愛。“我要贊美我祖國的花!我要贊美我如花的祖國!”潘玉良選擇她最喜愛的花卉作為載體,表達對祖國的熱愛。但這些花大多是插在花瓶中,沒有根,暗示藝術家遠離故土,有根歸不得的傷感。

人物簡介

潘玉良(1899-1977),中國著名女畫家、雕塑家,原姓張,后隨夫姓,改名潘玉良。江蘇鎮江人,生于揚州。她不僅擅長油畫,其彩墨、素描也頗具功底,雕塑、版畫同樣有深厚的造詣。

潘玉良是民初女性接受新美術教育成為畫家的極少數例子。女性畫家限于客觀條件,要成功往往比男性困難,必須付出許多犧牲,才能成就事業,潘玉良即是這樣的例子。潘玉良,畫家、雕塑家。畢業于巴黎及羅馬美術專門學校,作品陳列于羅馬美術展覽會,曾獲意大利政府美術獎金。

▲ 自畫像

1929年歸國后,曾任上海美專及上海藝大西洋畫主任,后任中央大學藝術系教授1937年旅居巴黎,曾任巴黎中國藝術會會長,多次參加法、英、德、日及瑞士等國畫展。曾為張大千雕塑頭像,又作王濟遠像等。潘女士為東方考入意大利羅馬皇家畫院之第一人。

縱觀潘玉良的藝術生涯,可以明顯看出她的繪畫藝術是在中西方文化不斷碰撞、融合中萌生發展的。這正切合了她“中西合于一治”及“同古人中求我,非一從古人而忘我之”的藝術主張。對此,法國東方美術研究家葉賽夫先生作了很準確的評價:“她的作品融中西畫之長,又賦于自己的個性色彩。她的素描具又中國書法的筆致,以生動的線條來形容實體的柔和與自在,這是潘夫人的風格。她的油畫含有中國水墨畫技法,用清雅的色凋點染畫面,色彩的深淺疏密與線條相互依存,很自然地顯露出遠近、明暗、虛實,色韻生動……她用中國的書法和筆法來描繪萬物,對現代藝術已作出了豐富的貢獻。

1977年,這位旅居法國的一代畫家逝世于巴黎。

藝術成就

潘玉良的油畫不論是氣度、修養,還是技術,在中國早期女西畫家中,無人可比,在男性西畫家中,也數上乘水準。她的畫風基本以印象派的外光技法為基礎,再融合自己的感受才情,作畫不嫵媚,不纖柔,反而有點“狠”。用筆干脆俐落,用色主觀大膽,但又非常漂亮。面對她的畫總讓人有一種毫不掩飾的情緒,她的豪放性格和藝術追求在她酣暢潑辣的筆觸下和色彩里表露無遺,天生一副藝術家氣質。她與別的西畫家所不同的是,對各種美術形式都有所涉及,且造詣很深:風景、人物、靜物、雕塑、版畫、國畫,無所不精,傳統寫實、近代印象派和現代畫派乃至于傾向中國風的中西融合……都大膽探索、游刃有余,有出色的表現。其中印象派技術和東方藝術情調是她繪畫演變的兩大根基,由此及彼形成了她藝術發展的軌跡。

潘玉良在創作上主張提煉東西美學精髓,企圖自然地合璧中西,她一方面由印象派與野獸派風格中取得開放的色彩靈感,表現在油畫上,用色奇麗、大膽奔放,并融入了變形的手法;另一方面她將東方水墨繪畫中,最富生氣的線條與韻致,融入西畫的創作中,她筆下的線條時而剛強有力,時而俊逸優雅,此剛柔并濟、運用得宜的掌握功力,為她贏得「鐵線玉良」的美譽。而在1942年,她更投身彩墨藝術的鉆研,她將印象派的點彩轉化為若繡線般交錯的十字紋,開創出一卓絕的個人語匯,而她雖采東方的媒材,但其筆下之物,往往帶有西方傳統的透視學基礎,并兼具立體的量感,完美融合中西。

回顧過往,潘玉良曾開創過許多的「第一」,如1925年,她以優異的成績畢業于巴黎國立美術學院,并獲獎學金至羅馬國立美術學院就讀,成為該院所第一位中國女學生;1929年她受上海美術專科學校校長劉海粟之邀,回國出任該校西畫系主任,以充沛的活力與大膽創新的藝術表現掀起一股自由的藝術風氣,該年她更舉辦「潘玉良歸國畫展」,一舉發表200余件作品,在當時備受注目與討論,被評為「中國西洋畫家中第一流人物」。徐悲鴻亦曾在一次觀潘玉良展后,稱她為「巾幗英雄」,并言:「夫窮奇履險,以探詢造物之至美,乃三百年來作畫之士大夫所不能為者也。」在那文人相輕的藝術世界中,徐悲鴻一言無非給了潘玉良在藝術成就上最高的肯定與禮贊。

而在1939年返法國定居,于往后近四十年間,潘玉良的作品屢獲獎于法國與意大利重要的美術沙龍展與國家美術競賽,也曾受邀至英國皇家美術學院、美國等地展覽。作品并為海內外重要美術館,如法國塞爾努奇美術館、龐畢度中心、國立現代美術館、中國美術館、安徽美術館收藏。法國政府更于其過世后,名訂她為「國寶級藝術家」,限制其畫作出境,而潘玉良的多數作品,全然已入官方美術館或私人之手收藏,在拍賣市場上流通的作品不足100件,當中珍品更為稀罕,難能可見。

拍賣紀錄

在剛剛過去的2017年秋拍中,潘玉良的作品每平方米拍賣價格已經高達2,993,362元。潘玉蓮作品大致可分自畫像、女人體、靜物花卉和生活小品這4大類,下面各舉一例來了解一下潘玉良的作品拍賣情況,以饗讀者。潘玉良遺留作品共4000余幅,大多在安徽家鄉博物館珍藏,各大美術館以及私人手中,面世流通拍賣的不足100幅,升值空間巨大。

2014年4月6日晚,香港保利2014春拍正式舉槌,其中本場封面作品:潘玉良1946年作品《窗邊裸女》以2000萬港元起拍,經過多輪競拍后,終以3000萬港元落槌,加傭金3450萬港元成交。刷新藝術家個人世界拍賣紀錄

▲ 潘玉良1946年作《窗邊裸女》 91×65cm

潘玉良 《青瓶紅菊》 1950年代晚期 成交價:1744萬HKD 香港蘇富比 2013-10-15。尺寸 74.1×55.3cm。

▲ 潘玉良 《青瓶紅菊》

下面這幅潘玉良作于1949年的自畫像2005年在香港佳士得以人民幣1021.84萬元成交。

▲ 潘玉良1949年的自畫像?60×72.5cm

潘玉良1950年作《月夜琴聲》布面油畫成交價:1085.60萬HKD 北京匡時 2016-11-28。尺寸 73×54.5cm。

▲? 潘玉良《月夜琴聲》

潘玉良1950年代作品“月夜琴聲”,最早為法國藏家直接得自潘玉良晚年好友王守義,畫中女子斜抱琵琶,溫婉秀雅,具東方古典之美,讓人聯想到潘贊化、潘玉良初次相見之意境,深思畫中之濃情,令人唏噓動容。

本站藏品潘玉良的《瓶花》下筆有情,幽婉動人,而《瓶花》立于藝術家刻意安排的中國瓷器花盆中,絢爛寧靜寄愛國情懷。伴隨著朦朧交迭的筆觸,卻也營造出一種抽離時空的夢境感。用畫筆將情思與鄉愁化為永恒,當中飽含的生命韻律與詩情,使得此作格外動人。此晚年精品巨作《瓶花》在此無疑跳脫了單純的靜物寫生,飽含藝術家多重的情思寓意,不啻為一上乘之作。在加上如此大尺幅的潘玉良花卉作品在拍賣場上尚未出現以及又是晚年精品巨作,又是贈予友人“振華同志”流傳有序。那么,必將刷新潘玉良油畫作品新的世界拍賣紀錄,歡迎大家留言討論?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名人字畫網 » 潘玉良油畫作品《瓶花》【晚年精品】

贊 (40) 打賞

覺得文章有用就打賞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打賞

微信掃一掃打賞

免费可以看黄的视频-国产色爽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A在线观看视频网站,AV在线色情观看,一色屋免费视频,大量国产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