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胄丈二匹邊疆風情人物畫,問鼎之作

黃胄先生(1925~1997),是新中國美術的開拓者,對中國美術事業的發展起著承前啟后、繼往開來的作用和影響,是20世紀中國畫界開宗立派的畫家。黃胄一生奉行「生活是藝術創作的唯一源泉」的現實主義創作原則,表現生活中的所見所感,抒寫自己對新生活的贊美之情。在人物畫創作領域獨辟蹊經,形成了強烈而深具影響的畫風。黃胄尤其擅長場面恢弘,人物眾多的巨構作品。下面從本人藏品中精選呈獻黃胄邊疆風情人物畫丈二巔峰鉅作。手機拍照,圖片未經任何藝術處理。

△黃胄邊疆風情人物畫

△蠡縣梁氏、黃胄之印

△黃胄邊疆風情人物畫局部-1

△黃胄邊疆風情人物畫局部-2

△黃胄邊疆風情人物畫局部-3

△黃胄邊疆風情人物畫局部-4

△黃胄邊疆風情人物畫局部-5

△黃胄邊疆風情人物畫局部-6

王明明曾說:「黃胄是20世紀美術史上一個非常特殊的人物畫家,他的藝術道路對中國畫的發展來說影響了一兩代人,甚至還會影響以后更多的人。他創作出來的作品很多都是他情之所至,把情感完全注入進去以后,隨意揮灑,一氣呵成,這符合中國畫的創作規律,從這一點來說黃胄的藝術實踐向我們再次昭示了藝術的源泉在于生活這個道理。」

確實如此,黃胄一生幾乎走遍祖國邊疆地域進行采風寫生,最有名的當屬“七次赴新疆”,此外,海南、西藏、內蒙等地區亦留下過他的足跡,吸引他的畫筆的不僅是這些地域的自然風光,更富于吸引力的是生活在邊疆地域的各民族人民和他們的日常生活。1948年黃胄與趙望云共赴新疆歷時8個月寫生,使他對新疆的風土人情產生了濃厚興趣。1949年后的部隊生活使他更深入地接觸邊疆各族人民,同時他以寫生的創作形式將他的所見所感表現報導出來,黃胄在新疆的所見、所聞、所感成為他日后常見的創作題材。

此幅《邊疆風情人物畫》以新時期少數民族人民不同生活場景的組合入畫。認真學習文化的新疆少女,織花裙的海南少女及編制手工地毯的少女,織網的少女,所有這一切極富時代特色。雖無年款,但從筆墨風格判斷應作于九十年代,此作取丈二橫向構圖,設色斑斕繽紛,正如薄松年所言:「大紅大綠的色彩,簡單明確的線條,明快響亮,像一首山歌般的優美而富有鄉土氣」。

除常見的歌舞題材外,黃胄也常常會關注一些極有生活趣味的小景。例如此畫中圓桌旁三位維族少女,黃胄抓住圍坐學習的一瞬間,將其留在紙上:三位頭戴白頭巾的少女身著鮮艷華麗的新疆服飾,一少女低頭伏案寫字,另一少女手執書本,側臉凝望,似乎正幫對方默寫。中間半跪著的黃衣少女正探頭去看默寫的是否正確,而露出潔白牙齒的笑容似乎也說明了一切。這是極其平凡和溫馨的瞬間,黃胄并未采用快速和短促的筆法來表現,而是用洗練流暢的長線條和粗筆,以呈現出靜態的場景,刻畫出少女專心致志的神情和恬靜明媚的形象。所有這一切,都是黃胄深入生活寫生的結果。

此作構圖近實遠虛,生動而飽滿,流露出歡快的情緒,描繪了在草長鶯飛的春天,少數民族姑娘在欣欣向榮的原野上學習勞動的畫面。畫中人物服裝多以復筆表現,但面部等最具形象特征的部位,他是畫的很嚴謹的。九位少數民族少女神情各異,絕無雷同,表情刻畫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盛滿笑意的眼睛,神態靜謐而又生動傳神。具有永恒的穿透力,讓人過目難忘。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畫面中作為背景點綴的雞姿態各異,有的引頸而鳴,有的低首啄食,有的悠然踱步,有的側首觀望,毛色亦或明或暗,可見大師對農家生活的入微體察,禽鳥亦不遜人物。畫面左上角安排了斜入盛開的杏花,烘托畫面氛圍,構思顯然是經過一番經營,卻絕無拼湊之感。所有這一切,向我們昭示了藝術的源泉在于生活這個道理。

黃胄以充沛的激情使畫面保持一氣呵成的氣勢,糅粗獷、潑辣的速寫線條于國畫用筆之中,既保持了速寫中的鮮活與激情,又加強了水墨語言的表現性,增強了筆墨的張力,使畫面飛動而熱烈。人物造型準確,線條靈動流暢,畫面中人物做精細刻畫,淋漓盡致地體現出少數民族風情的現實生活,實可謂黃胄中國風情人物畫的問鼎之作。

黃胄人物畫正是全國各族人民用辛勤雙手建設家園、創造美好幸福生活的歷史畫卷。他以獨特的藝術語匯深情繪就了邊疆地區的民族情韻,展現了邊疆人物的時代風華,他的邊疆風情人物畫是二十世紀中國人物畫現實主義創作的優秀典范。「其藝術成就與美學感染力、震撼力,完全可與一部數百萬言文字巨著相媲美。」

今隆重呈獻首現市場的私人收藏的黃胄最大尺幅的邊疆風情人物組畫之丈二鉅作,珍貴罕有,難得一見。可看到其藝術成就之縮影。故其珍貴程度和收藏價值是不言而喻的。如此國之瑰寶,如今有幸首次釋出,望吾人珍之重之!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名人字畫網 » 黃胄丈二匹邊疆風情人物畫,問鼎之作

贊 (8) 打賞

覺得文章有用就打賞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打賞

微信掃一掃打賞

免费可以看黄的视频-国产色爽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A在线观看视频网站,AV在线色情观看,一色屋免费视频,大量国产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