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白石書畫雙挖四條屏,與賀孔才藝文交往的見證!

眾所周知,在近代中國美術史上齊白石是“詩書畫印”俱佳的巨匠。他擅畫花鳥、水族、山水、人物等多種題材,其大寫意造詣很高,但他也擅長精細一路,特別是其工筆草蟲花卉畫代表了他花鳥畫的最高成就,不僅草蟲種類繁多,刻畫入微,更是獨創“兼工帶寫”的畫法,用“超越古今”來評價是恰如其分的。下面精選呈獻齊白石工蟲花卉書畫雙挖四條屏。老裝老裱。115×28×4cm。手機拍照,圖片未經任何藝術處理。

△齊白石《書畫雙挖》四條屏?115×28×4cm

【款識】白石

【鈐印】悔烏堂、魯班門下、白石翁、白石畫蟲

【詩堂】

1、消愁詩酒興偏賒,濁世風流出舊家。更怪雕鐫成絕技,少年名姓動京華。孔才弟乙丑刻印書后,璜。

2、可謂空絕前人也。余此部中稍有七八印可觀,亦可謂平生幸事。孔才仁弟勿笑余言狂且妄耳。癸亥四月廿五日,白石山翁鐙下記。

3、藝術之道要能謙,謙受益,不欲眼高手低,議論闊大,本事卑俗。有識如此數則,自然成器。顱中公子之屬。白石老人八十六。歲丙戌。

4、談伊此時尚在岳麓否?請詳細告我。再者,予與趙君幼梅一甬,郵寄退還,想是遷移。請弟加封寄去為幸。想趙君互相思念,好有同情也。尊大人。平安。白石者。

【詩堂1】這是齊白石1925年在批閱賀孔才印稿后的一首跋詩,詩中白石老人對賀孔才刻印極為推崇,也是齊白石評價賀孔才詩中最為流傳廣泛的一首,詩中流露白石老人以自已能收得如此世家才俊而感到驕傲。此詩也算是寫給賀孔才的第一首詩,當時賀孔才才二十二歲。其它詩堂也為不同時期白石老人與賀孔才交往的見證。

【注】詩堂中孔才弟是指齊白石1920年所收弟子賀孔才。在齊白石的眾多弟子門人中,賀孔才長期以來被學者較少關注。其年齡在諸弟子中較小,人生頗具傳奇色彩。除白石弟子這一身份外,他出身于名門世家,是享譽舊京的文人,也是北方名儒吳北江入室弟子、河南名士秦樹聲弟子、北方書畫家郭風惠表弟。賀孔才與齊白石之間的藝文交往,隨著時間的流逝,已漸難尋覓。隨著本幅藏品的面世,必將有力地佐證了民國時期那一段往事。同時亦會使人回憶起一位質樸的愛國者-賀孔才。

賀孔才(1903-1951)祖籍河北武強,生于河北故城。賀孔才自幼飽讀古文國學,是傳世古籍和文物的收藏家。曾任過北平市政府秘書、北平市古物評鑒委員會委員、中國大學國學系副教授、河北省通志館編纂、國史館編纂。1949年3月,響應新政府號召,賀孔才將家藏古書籍12768冊及文物5371件無償捐贈,可稱為開國獻寶第一人。1951年,在肅反運動中受到沖擊,在北海團城自殺。1991年獲平反。

△葡萄草蟲

《葡萄草蟲》部分以濕潤的闊筆寫葉片,濃墨枯筆寫藤蔓,酣暢痛快、老筆紛披;兼以沒骨法圈出葡萄,果實透明欲滴。草蟲伏于上方藤蔓上,畫法近于寫意而造型嚴謹,其蟲須腿足,用筆勁健老道,既為全局點睛之筆,又為畫面增添勃勃生機。

△秋蟬雞冠花

齊白石寫雞冠花,早歲與晚年有別。晚年多紅花綠葉,色彩豐富多變,特別是殷紅花朵上再加重洋紅,令色澤爛若朝霞,鮮艷絢麗。本幅以沒骨法寫花,配合濃墨鉤葉脈,花冠上方繪一秋蟬,極富生趣。《秋蟬雞冠花》最引人注目的是匍匐在花上鳴蟬,畫的極為工細,極度逼真,但絕不是簡單平庸地對自然景象的模擬再現,而是有意識地提煉概括。

△白菜蟈蟈

《白菜蟈蟈》部分白石老人用綠色加水墨畫了一棵夏日白菜,干凈、壯實,帶著泥土的芳香。他用篆書筆法中鋒一轉鋒,準確地勾出白菜的輪廓,再用鈍筆刷出菜葉,最后用小筆破綠勾筋,使菜葉層次分明。一只在白菜中戲耍的蟈蟈足見畫家功力之深,富有濃郁的田園之氣。

△菊花螳螂

菊花是白石晚年鐘愛的題材,菊花或以洋紅勾勒花瓣,或以墨筆勾勒,藤黃點染,色彩鮮明,對比強烈。畫家僅以率意簡淡的筆墨,表現出了菊花碩大的花冠、豐滿的花瓣和豐富的層次。墨葉全以濕潤的墨筆勾勒加花青點染,愈加襯托出菊花的嬌艷。畫中的螳螂,在白石老人的筆下顯得妙趣橫生,也為他的作品平添了一派生機,讓人們感受到了其中盎然的生命景色。

△壽桃草蟲

在齊白石晚年的繪畫生涯中,壽桃是非常廣泛的創作題材,寄以長壽美意,《壽桃草蟲》以大寫意筆法直接用西洋紅潑寫桃實,再以花青藤黃寫葉,濃墨勾筋。濃重艷麗給人以美的視覺享受,畫中草蟲表現出他深厚的細線條功力,也立即賦予作品生命活力,靈動不落俗套,讓白石老人所獨具的匠心和童趣在該作中表露無疑。

△鳶尾花螳螂

齊白石畫鳶尾花極為稀見,市場所見僅有一手之數。本幅鳶尾花畫法介于工筆與小寫意之間,花、葉皆以色墨勾勒,再加罩染,用筆松勻,情態悠然。又以工筆畫螳螂一只,成為收藏界喜愛的“工蟲花卉”格式。能將這樣的小蟲觀察到如此入微的地步,而又能將其輕松地現于筆底,則非大師不能為也。

△葫蘆草蟲

葫蘆是白石老人喜畫的題材,葫蘆用沒骨法——以水墨畫葉,以藤黃畫果。藤蔓以細謹而輕柔的筆線寫出,筆力遒勁,宛轉如飛。畫中鮮艷的檸檬黃和厚重的墨葉形成強烈反差,畫面氣氛十分熱烈。畫中工筆草蟲,惟妙惟肖,十分逼真。

△蓮蓬蜻蜓

此部分畫作一條縱線與一條斜線的交叉,就完成了秋思的意韻,仿佛已簡到不到再簡,這卻是齊白石的奇思妙構。他運用篆書抑、揚、頓、挫充滿節奏感的筆法和簡約的畫面構成,使作品平添了許多意趣。本品寫意的蓮藕實筆墨水份不多,爽利老辣。而與之對比明顯的則是那只可愛蜻蜓,黑色的身體舒展著兩對透明的翅膀俯沖而來,使整個畫面頓時鮮活起來,堪稱神來之筆。

齊白石書畫雙挖四條屏最為可貴的是,他將大寫意的花卉和工細的草蟲完美結合,不僅將中國畫工筆與寫意兩種表現形式發揮到極致,而且符合他對于中國畫“妙在似與不似之間”、雅俗共賞的美學追求,不僅普通百姓喜愛,也為專業人士所欣賞。工筆草蟲在畫中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動靜結合,看似無聲,卻仿佛可聽見蟲鳴。在這些微小平凡的草蟲中飽含了老人深沉的同情與愛憐,每每觀之,往往令人動容。“工蟲花卉”是齊白石對中國傳統的工筆草蟲畫進行變革后的獨創,以最精致的手段刻畫草蟲,把生命的微細顫動捕捉下來,又以最簡約的方法揮寫花卉與果實,造成出人意料的強烈對比。

齊白石的草蟲畫豐富和發展了花鳥畫的表現領域和表現手法,極大地提高了草蟲畫在中國畫中的地位,為這一畫種樣式樹立了新的成功范例。齊白石的草蟲畫往往俗中見雅,小中見大。他的畫中既有文人藝術的高妙,又有民間藝術的樸素。花鳥草蟲,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東西,可是它們在齊白石的畫里面卻都有撼人的氣魄。自宋代以來,我國歷代不知有多少人畫花鳥草蟲,但是一直到齊白石,才讓花鳥草蟲生機蓬勃地活起來,從這點來說,齊白石不愧為一代畫壇宗師。

顏色鮮明強烈和草蟲細膩逼真是此工蟲花卉作品的一顯著特點。每一幅畫作皆一筆不茍,設色謹嚴。畫中草蟲栩栩如生,躍然紙上,其形態逼真無以復加,實不輸于真實世界的草蟲。總之,本四條屏除了是齊白石一生中罕見的藝術巔峰之作外,還有以下兩點獨特之處:除《菊花螳螂》部分外,皆用四方印章,這在此類小幅作品上是極其罕見的,包括拍出1.15億的冊頁上也僅用一方印章;本為冊頁,但以這種書畫雙挖的方式裝裱來呈現是第一次見到。另外更難能可貴的是此作品是齊白石與賀孔才藝文交往的見證,絕無僅有,學術價值和市場價值難以估量。

齊白石的工筆草蟲畫因“工寫結合”的獨創而受到藏家的熱烈追捧,近年在拍場屢有上佳的表現。在2015年12月北京保利秋拍上,齊白石《葉隱聞聲·花卉工筆草蟲冊十八開》拍出了1.15億元的天價。那么本站藏品,價值幾何?識者當知!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名人字畫網 » 齊白石書畫雙挖四條屏,與賀孔才藝文交往的見證!

贊 (19) 打賞

覺得文章有用就打賞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打賞

微信掃一掃打賞

免费可以看黄的视频-国产色爽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A在线观看视频网站,AV在线色情观看,一色屋免费视频,大量国产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