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魯館級藏品《陜北金秋》,史詩般經典力作

石魯(1919~1982)先生是我國20世紀最杰出的藝術大師之一,長安畫派的領軍人物,他一生筆耕不綴,在詩、書、畫、印各個領域都有所建樹,獨創一格。這種獨特的創作手法使他成為了二十世紀中國畫壇上最具反傳統色彩的一代大師。他的藝術成就超群,他的人生經歷坎坷。下面精選呈獻石魯1978年作丈二巨幅山水畫《陜北金秋》。145×360cm。老裝老裱設色紙本。手機拍照,圖片未經任何藝術處理。

△石魯《陜北金秋》145×360cm

【題識】陜北金秋。戌午年秋月,石魯畫于長安。

【鈐印】石魯。

△石魯《陜北金秋》局部 – 1

△石魯《陜北金秋》局部 -2

△石魯《陜北金秋》局部 – 3

△石魯《陜北金秋》局部 – 4

△石魯《陜北金秋》局部 – 5

藝術是精神產品,一定要給人精神上的東西,畫不能給你吃給你穿,但給觀眾精神上的滿足。因此畫家自己精神境界不高是不成的。—— 石魯

二十世紀40年代石魯在延安的工作經歷,此時的石魯是一位充滿理想的美術工作者,在延安他做了很多版畫創作,還接觸了油畫等多種藝術形式。延安歲月對他的藝術發展也提供了持續的吸引力和力量。二十世紀50年代,石魯有一個很特殊的經歷,他作為國際博覽會中國館總體設計者,到了埃及和印度。走出國門后的石魯發現,要想在世界民族之林中立足,首先要堅守自己的民族藝術傳統,由此他開始修正早期藝術中強調以西畫改造中國畫的觀念,開始向傳統吸取營養。

1960年代石魯提出的“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也成為后來“長安畫派”的指導思想,“長安畫派”是新中國成立后第一個在北方誕生的畫派,以西北的自然風味和人情為載體,將浪漫主義和陽剛的雄偉美學相結合,成為新中國成立后的代表畫派之一。

到了1970年代,雖然身處特殊年代,但石魯始終沒有放棄自己的藝術追求。雖然沒有再創作大型主題創作,但他的風格和筆墨卻非常精到,特別在結合了書法、金石入畫后,達到了藝術上自然暢神的階段。他進入了自己的“畫語錄”,尤其能表現自己的特點,而且晚年他也經常強調自己的藝術是“藝為人民”,尤其在去世前,他依舊認為,要為人民創作。

石魯一生的創作生涯也頗具傳奇色彩,“為畫而生活則畫死,為生活而畫則畫活”是他一貫秉承的創作理念。解放初期石魯曾受邀擔任中國美協秘書長,有機會去北京。正是出于對大西北革命圣地的深厚情感,石魯毅然放棄進京。石魯一生重要作品,其創作素材很多都來自于在延安的經歷,本站藏品《陜北金秋》亦如是,寄寓著石魯對黃土高原和陜北風情那段革命歷史的深情回憶。《陜北金秋》必將是20世紀中國美術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它所彰顯的磅礴氣勢和民族情懷給后人留下了無限遐想的空間。

是幅《陜北金秋》作于文革結束后的1978年,是年石魯59歲。11月21日,陜西省委審干領導小組正式行文,作出”予以徹底平反,恢復名譽”的審查結論。十一屆三中全會也順利召開。《陜北金秋》表達了畫家重獲自由后的振奮心情,在擺脫精神肉體雙重摧殘后,對未來的生活充滿希望與向往。“文革”期間的折磨,使石魯兩度經歷了發瘋、逃跑、流浪……煉獄般的十四年(文革10年以及文革前后各2年)時光讓他精神分裂、癲狂避世,卻也讓他涅盤重生,奇跡般地迎來了藝術生命的巔峰。古拙生澀的筆觸,大膽豪放的力線,在其腕下縱橫恣肆,天馬行空。

這件《陜北金秋》,描寫了陜北黃土高原連綿起伏的崇山峻嶺,用筆墨細致的皴擦點染(石魯皴:本文不做展開)和濃墨兼大量丹砂色暈染出高聳山峰及近景樹木,突顯了陜北的巍巍高山。畫作描繪出了一個無比宏大的場景,高山、瀑布、窯洞、近景處的新式民居及肩扛著工具正欲外出勞作的人民群眾,這一切構圖安排巧妙,意境深遠,給觀者留下無限遐想。畫中的老式窯洞及右下角的新式民居形成鮮明對比,即反應了晚年石魯對延安火紅年代的美好回憶,又反應了平反后對現在美好生活的肯定與期待。

左上方落款書法筆力剛硬,用逆筆側鋒,如斧鑿砍出,不拘一格,敢于創造,奇崛剛硬,不為書寫而書寫,借書表意,有感而發,有感而書,真正書為心畫。石魯曾言,中國畫的核心訴求不是主題,而是意境。從創作于1959年奠定了石魯在美術界的地位的經典力作《轉戰陜北》到文革后的丈二巨制《陜北金秋》無不充分詮釋了石魯的創作理念、創作熱情及貫穿其一生的革命精神。尤其是《陜北金秋》作于身心遭到殘害后接近人生終點的時刻,平反后迎來新生活的第一年且身體剛剛恢復健康的短暫時間內,石魯非但無任何怨言,反而更加熱愛我們的黨,我們的人民,履行著自己“藝為人民”的終生信條和就像今天習總書記所言的那樣「有一顆為黨為人民矢志奮斗的心」。欣賞是幅畫作,猶如再讀石魯經典作品《轉戰陜北》,使我們重溫那段艱苦卓絕的光輝歷程,可以進一步弘揚延安精神,堅定理想信念。

石魯無疑是從延安走來的革命藝術家中對當代中國書畫藝術以至中國美術界影響最大最深的一位。而從歷史的角度看,新中國已經走過的半個多世紀里,書畫家中能與歷朝歷代開宗立派的先賢們相提并論而毫無愧色的,也當首推石魯。石魯曾言:「如無感情,畫的再精也只不過是完成照相機的任務」。《陜北金秋》即是石魯情感被壓抑了十四年獲得解放后的一次爆發,又是石魯紅色經典的延續,又是革命現實主義與革命浪漫主義相結合的巔峰之作,亦是石魯晚年最后一幅史詩般的經典力作,必將與《轉戰陜北》一樣,成為20世紀中國美術的經典。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名人字畫網 » 石魯館級藏品《陜北金秋》,史詩般經典力作

贊 (21) 打賞

覺得文章有用就打賞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打賞

微信掃一掃打賞

免费可以看黄的视频-国产色爽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A在线观看视频网站,AV在线色情观看,一色屋免费视频,大量国产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