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賓虹作品《黃山紀游》,暮年精品力作

山水畫一代宗師黃賓虹(1865~1955)一生九上黃山,畫過無數的黃山題材,這些畫作,不僅為世人留存了大量的黃山美景圖,也記錄了大師的人生際遇。黃賓虹喜歡黃山,他在生命的最后幾年里,反復畫黃山。黃山的每一處風光已經烙印在他的心底,他要把心底的熱愛釋放出來。下面從本人藏品中精選呈獻黃賓虹晚年精品力作《黃山紀游》,8尺。作于 1952 年。老裝老裱實木軸頭。手機拍照,圖片未經任何藝術處理。

△黃賓虹作品《黃山紀游》

△黃賓虹作品《黃山紀游》

【題識】黃山紀游,以北宋畫法為之,與專習元人略殊其旨趣耳。壬辰賓虹。

【鈐印】?黃賓虹、冰上鴻飛館

△《黃山紀游》題識與鈐印

△黃賓虹《黃山紀游》局部 -1

△黃賓虹《黃山紀游》局部 -2

李可染曾這樣評價黃賓虹:「中國山水畫三百年來,黃賓虹一人而已。三百年后,黃賓虹的地位會更高。」

1948年初,黃賓虹操刀刻下“冰上鴻飛館”印章,數月后乘機南返,告別了客居北平的生涯。20歲時,他第一次登上黃山,半夜都在繪制黃山夜景。晚年寓居杭州后,黃賓虹曾想再度登山,卻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因此經常以黃山為題作畫,在畫中臥游黃山。賓翁此畫署款壬辰年,應為1952年所繪,?黃賓虹89歲,此幅《黃山紀游》是黃賓虹晚年較為典型的樸茂黑密的風格。

黃賓虹生命最后一個時期的繪畫無法追求精準的輪廓與細微的筆墨刻畫,而是將幾十年蓄積的功力與情懷完全釋放到相對粗筆的山水之中,這時期畫作的墨與色,用筆與用水看似已經完全打破了傳統章法與規律,有很多畫作都是以濃墨在十分淺談的墨或赭石、花青上點劃,與一般山水畫先用墨筆,再點染顏色有很大差別,可整幅畫看上去,只覺無比老辣,層次井然;而且黃賓虹此時用墨極富墨彩,耐人玩味。正因為這些特點,黃賓虹晚年畫作一直被認為是他一生畫藝的結晶,格外受到鑒賞家的珍受。

黃山作為黃賓虹的故鄉風物,成為他的偏愛是必然的。黃賓虹一生以黃山為題材的作品,不可勝數。以《黃山紀游》為題的作品也有數件留存,描繪的就是黃賓虹曾經游歷過的場景。是幅應該為今天的黃山松谷景區。黃山松谷位于黃山北坡,是獅子峰、駱駝峰、書箱峰、寶塔峰之間的山谷合稱。溪、池、潭是黃山松谷的獨特景致,谷內千峰疊翠,飛瀑流泉,寺庵幽古,奇花異木,氣候宜人。常為歷代文人所題詠。

黃賓虹曾說:「唐畫如面,宋畫如酒,元畫以下,漸如酒之加水,時代愈后,加水愈多,近日之晝,已經有水無酒,不能醉人,薄而無味。」大師如此評價,足見其對宋畫的喜愛。

晚年黃賓虹的變法是取徑回歸北宋,在黃賓虹的心目中,北宋畫學極盛,筆墨渾厚華滋,最能體現中華風物,民族精神。正像畫中題識中所說的那樣:「黃山紀游,以北宋畫法為之,與專習元人略殊其旨趣耳。」此幅畫面雖有宋人內涵神韻及筆墨韻味,但墨色卻是他自己的風格特點,焦墨、積墨施于峰頭,山體在遠山淡墨的襯托下,主體山形顯得更加沉雄厚重。

這幅《黃山紀游》遠觀前景亂石縱橫,林木蔥郁。下有茅屋數間,一位高士在伏案冥思,未嘗不是先生自己的寫照。至后山土石相疊漸磊漸高,山間平整處有廟宇山門,益顯幽邃。幾抹黛青色的遠山以飽含水分的筆墨沒骨寫出,更映出秋日的明凈。整個山水氣象俊朗整肅,橫向上虛下實,與縱向古松的左右欹斜相結合,形成大開大合而又混融一體的布局,營造出山靜日長的悠然古意。

近觀筆墨非常連貫,書寫性極強,先以筆線勾勒山石、樹木的陰陽向背,隨之皴擦點染,綜合運用,錯落層疊,筆墨渾融而分明,形成一片氤氳之氣,尤其是后山整體積染的山頭,顯得渾厚華滋,彰顯出五筆七墨的豐富細膩和語言美感。

在杭州的最后七年,是黃賓虹創作最為開放心魄的時期。這一時期的作品多有神來之筆,如《黃山湯口》、《南高峰小景》等,無不彰顯著作品在美術史上的重要意義。《黃山紀游》呈現出一種繁復蒼潤的味道,也傳遞出一種雅逸淡泊的情懷。只有黃賓虹這樣真心熱愛山水的人,才能把這份感情抒發得淋漓暢快。為其晚年典型的黑賓虹畫風,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學術價值和市場價值。今能有幸見到是幅《黃山紀游》,識者當寶之重之。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名人字畫網 » 黃賓虹作品《黃山紀游》,暮年精品力作

贊 (8) 打賞

覺得文章有用就打賞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打賞

微信掃一掃打賞

免费可以看黄的视频-国产色爽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A在线观看视频网站,AV在线色情观看,一色屋免费视频,大量国产91